一亿个包子

这是不是爱情 像一场旧电影

梦【卿涛 流水账】

就当是场梦吧,就当你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这梦压根就不存在,如果非说是真的,就当是平行时空的小孩儿们瞎想吧。

什么不和,什么争一姐,那都是孩子们想象的罢了,
事实呢?我们争都不屑于争,我们就是这时空中的平行线,谁也不熟悉谁,
就算遇上了,也是个点头之交,再无其他。

孩子们说起我要当考古学家,说起她要嫁给考古学家,
事实呢?我没成考古学家,她也没嫁给考古学家,而是嫁给了一个还不错的商人。

孩子们还坚信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看她在微博上写给孩子们“不要坚持了,我跟她连认识都说不上,何来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呢?”
孩子们的心总是这样,纯真又天真,不会想到成人世界有多么肮脏多么令人作呕。

她摔了,我假意的送了伞,就彻底送散了我们。
你,就当这是真的吧。

法制月【杨季】

#杨季#
#法制月#

忙了一天的杨震拎着包开了家门,由于身体的原因季洁自己申请退居二线现在已经是预审处副处长了,

“杨局这是从法制月脱身出来了?”

听到门锁转动声,从厨房探出头来打趣着杨震,
换下拖鞋将公文包挂好,转头看着季洁摆了摆手,让她别再打趣自己
“你现在可没去过学校去宣传,现在这帮孩子可比咱们当年难带多了,还是咱们懿洁省心啊。”

进了厨房拿了碗筷摆上,懿洁告诉季洁今天晚上和同学聚会就不回来吃饭了,
杨震听到笑着骂了句“小兔崽子”
这些年季洁退居二线后一直为杨震调理身体,今儿又炖了鸡汤,清炒油菜,还有自己喜欢的西红柿鸡蛋,
杨震捏了块儿鸡肉放在嘴里被季洁轻轻拍下,嘴里还说着多少年了都改不了这个毛病,
杨震嘿嘿一笑,便端着盘子出了厨房。

“现在这孩子啊,抽烟喝酒纹身,尤其是我在上面往下看的时候,手机屏幕闪的,小手不亚于咱当年从垃圾堆里翻证物的速度。”

季洁也不语,笑着听杨震絮叨今天一天的事情。

“那你可不知道,我昨天给孩子们讲座的时候,居然有个孩子问我,警察是能随便开枪的么,那样多酷啊”

季洁偶尔会插上杨震说话的缝隙抱怨一下自己做讲座时发生令人费解的事儿。

“现在这警匪剧不按着实际拍摄给孩子们造成多少错误的信息,我今天还被孩子问到警察真的是电视剧里那么风光么”

季洁笑着问他你怎么回答的,
杨震抬头盯着季洁说:“我把我们当年在垃圾堆里翻尸体的事儿给孩子们说了,孩子们有点小反胃”

季洁笑着捶他,这么多年爱整人的毛病还是一点没改。

他俩说法制月能给未成年的孩子普法,也能让孩子们定了决心想要做个警察,但伸张正义还是罢了。
散步的时候杨震说自己比每一次都热爱自己这个工作,
季洁说自己每一次做法制月的时候都能遇上很多有趣的孩子们,
杨震问她后悔么,
季洁只是反问他后悔么。

他们从未后悔过,
用自己的行动和信仰在保护着万家平安。

咖啡专业临近毕业想挣个外快,凭真实本事挣钱。
亲手烘豆,磨粉(保存风味使用手摇磨豆机),包装,发货。
小本生意,
想说的都在图里。

VX:1786201114

借【杨季】

#杨季#
#借#
# ooc是我的#

“借一盏午夜街头昏黄灯光,照亮那坎坷路上人影一双。”

杨震破天荒搞了一次浪漫,拉着季洁的手带着她去当年的地方,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杨震带着她一起前行,
对于他们充满阴影的地方如今早已成了一片草地,上面种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花朵,还有当年杨震认成薰衣草的马鞭草。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她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面对高度腐化的尸体也不害怕的女强人,却唯独害怕黑天没有路灯的地方还有黑夜,
她无数次在失去杨震的夜里惊醒,也包括梦到他们的孩子不见的那次,
杨震知道她惧怕黑暗,也紧紧握着她手带着她前行。

“杨…杨震,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牵着她的男人也不语,只顾着带着她向前走。
走到草坪的最高点,他拉着季洁躺下来,
他说,今儿在法制处无事做的时候看了看天气预报,听说今天有流星。
他拥着季洁的臂弯紧了紧,
季洁笑着拍他,多大的人了还信这个,幼稚不幼稚。
随后又悄悄凑近杨震,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来流星,
杨震宠溺的捏捏他鼻子,刚刚还说我幼稚。
季洁也就看着他笑,不说话,
流星划过的时候,她兴奋的拍让杨震快许愿,
杨震看着双手合十的季洁,笑着不说话,
问她许了什么愿,
季洁笑着摇头不说话。

拉起季洁,杨震轻哼着歌,
他唱着歌季洁,“如果路会通往不知名的地方,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歌罢,他单膝跪地,问季洁愿不愿意嫁给她。
她含眸浅笑,回他:“我愿意”

杨震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晚季洁双手合十祈祷“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季洁也永远不会知道,在迪厅初遇的那刻他就已经惦记上她了。

后来,老了的那天,还是同样的位置,
季洁靠着杨震身上,跟他说,
“谢谢你呀杨处长,牵着我走了这么多黑夜。”
杨震歪头笑着回她,
“谢谢你啊季警官,给了我一辈子的家。”

换了个傻逼咖啡老师。
开玩笑说了一句“一切随缘”吧
她就开始跟我急。

😑8个人16盒牛奶,应该一个人2盒,抠唆的就给一人一盒,剩下的都要求退还仓库,练习一天一盒根本不够,只能二次循环利用。

我真是服气了。
希望别因为傻逼讨厌我喜欢的科目🙃🙃

立冬【卿涛】

#卿涛#
#立冬#
#将军涛✘交际卿#
#民国 ooc是我的#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初初与她相遇的时候是夜晚过半的上海大世界,我见过这上海大大小小的人物,唯独她给我留下的感觉是最深刻的,所有人都在奔着我的名号来讨好我,用很多名贵的物品馈赠我,说不好听的就是想养我。但只有她,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不说话,一身正装坐在哪里,偶尔点一杯不变的红茶,大多数的时候是一杯酒。
我看着好奇,走过去用酒去讨好她,而这人怪极了,所有名伶过去讨好的时候,她的就只是象征性的抿一口,再不多喝,几次过后我觉得无趣也就罢了。

“喂 你会唱沪剧吗?我想听沪剧。”

这是她开口与我说的第一句话,有些诧异,身边像是她助手的人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向我介绍她的身份。听完之后我笑了,上海滩这么大,都是男人当政男人为王的地界居然出了个女中豪杰,还是个将军。而且…还是生的如此标志的一个女人,谁看了能不心动呢。
她对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休得无礼,便让手下离开,她走到我面前告诉我已经注意我很久了,但我太受欢迎了,也就默默关注着我。
“吾来做个媒…”
还没唱完她便接上下半句,还对我说如果这个媒是我的话她总是会同意的。

唱完沪剧那晚,她说第二天要上前线,我们彻夜长谈,她唤我卿卿,
她和我谈对未来对和平的向往,也和我谈我们未来的生活,
那是我游走于上海十几年最愉快也是最开心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她走了,留下的只有一只玉兰花的簪子,她说那是无意中听我和小姐妹聊天时提起昂贵的物品又舍不得买的那个,便买下来当做临别赠礼。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她,后来遇上她的副官,对她只字不提,我也无处问起。

我和她分离的那天,是立冬,
我一个人坐在家里吃了一碗饺子,我是实在记不起来是什么馅的了。

最后我遇上她的时候,
银发与皱纹爬上了她的发顶与脸颊,
她还温柔的唤我一声卿卿,
看着日历我浅笑出声,
她问我笑什么,我说:又是立冬。

巨TMD烦,烦躁的想打人的烦

未归【卿涛】

#卿涛#
#未归#
# ooc是我的#

元旦过后,便邀约她与自己一起再定制礼服,再准备与她再上一年春晚,她摇摇头说不了不了,本以为是她已经找好礼服定制的地方,也从未放在心里,又过了十日,她跟我讲要去下基层了,今年春晚舞台上只有我一个人带着新人挑大梁了,我无奈的笑了笑答了句好,而她也真的没有出现在舞台上,我大概知道我的手可能抖了一下,后来回看当晚的晚会的时候,我发觉手抖的拿一下对着她扭头的样子,我心里好不心疼。

她在我心里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任何事情都做的有理有据,而唯独遇上我的时候她从来不淡定,也不理智,我赴美留学的时候向她打了报告,当天晚上她打来电话小心翼翼的问到是她做错了什么惹我不开心了才这么如此坚定的要离开去学习,我摇了摇头虽然她看不到,叹了口气告诉她,“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的这个秘密真的要成了秘密了。如同当年你有香香的那种感觉”,她回话的时候带着几分难过与不舍的告诉我“我明白了,一路平安”

2016的时候,名单确认的时候她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惊不惊喜”,我不带感情的告诉她,“一点也不惊喜,你从来都是将自己后路找好了之后再通知我,或者到最关键的时候你才肯说,你就这么狠心么?”
我知道那个晚上我是无理取闹的,而她也是拿我这个无理取闹没有任何脾气的不是么?
从我遇上她开始,就想尽各种办法无理取闹吵她,她也从来没有生过气。
她说,“我是为了我们好”

我们再见就是2016春晚直播,我站在她旁边像第一次登上舞台的那样,笑着看了看她,她也回我一个微笑,
我站在她身边,听着她说“朋友们再见”而不是“朋友们明年再见”
回去听采访,听到她说“总算完了”,我的心跟着颤了一下,却无话可说。

后来我再遇见她的时候,是个偶然的机会,她入职京演以后,我们坐在私人咖啡厅最不起眼的位置, 我们浏览同一行文字,同时指给对方看,
我说:“周涛,这话就是说的你。你说了再见就再也未见,而我说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就真的如此。周涛你太狠心了”
她笑着说:“董小姐,是你说我狠心,倒不如说我每次离开都有意义罢了。”
我看着她笑而不语。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北岛”

可周涛,你知不知道当归?
“谁人说当归,最后都不归。”

整个世界都在催着我成长成熟,唯独他将我宠成小女孩。
超级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那就以椰子糖为梗吧。

一个充满了年代感的糖,包装像极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食品店里卖的价格高昂的糖果一样,
剥开外包装里面还有一层银色的玻璃纸包裹,糖纸都充斥着浓浓的椰香味儿。
很久以前,有个孩子吵着要吃椰子糖,家里人买来了就吃了一颗便扔下再也不碰,家人问起的时候她就说太腻了,吃不惯,
这孩子大了以后,还是缠着家里人买椰子糖,却怎么也买不到这熟悉的味道了,
这个孩子就是我啊,
姥姥出门之前塞给我两颗椰子糖,还是有着儿时椰子糖的腻人感,但又有儿时没有的焦糖味儿。
所有记忆涌上脑海之后发觉,当年的孩子可能没有长大吧,亦或…她还是个孩子吧。

糖和记忆一样甜,
但,记忆永远不会打开,直到味蕾遇上熟悉的味道。